Lonicera

资料图片收集不易,搬运请打招呼,谢谢比心~
先看球风再看人
女子男性化打法粉
男子直板爱好者
锤跃楠宁菊三角
初恋王乐乐同学
偶尔写文嘻嘻🙈

【楠宁 风起兮合辑】

整理了之前的文,发现不知不觉也写了几万字了,合辑方便查找,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文了

写的时候也很用心,很累,自己看起来是很爽



下个月一定回来填这个长篇坑


故而整理了合辑出来,就在我的主页,胖球热爱不变,唯愿故人安好


难道说锤怀孕的时候爱吃樱桃🍒,所以闺女就起名叫小樱桃🤣🤣🤣

为了锤跃学剪辑做up主,写文

看到这个弹幕还是泪目,我的双子星啊😭😭😭

【一路真辉&紫とも】青梅竹马最是两小无猜 03

              第一章  (3)嗨,同乡~


退团后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虽然忙碌但也不乏精彩,友子回想起十年在宝塚的青春岁月好似也在白驹过隙中度过了。


虽然各种演出邀约不断,但是离家多年,回到父母身边的日子反而不如从前在宿舍里随心了。


姐姐和母亲刚整理好搬家后的东西,往卧室里归置。友子还未把自己的物品放好,就发现丢了东西。


“哎,我的那个盒子呢?”

“妈妈你知道么?”


“tomokou,你说的是什么盒子?”母亲正忙着洗衣服懒怠的答应着。


“就……就是那个蓝色的小首饰盒!”友子急的无与伦次的把箱子里的东西倒出来又翻了一遍。


“哎呦,我没有见到呢,你问下姐姐吧,一准是你自己不戴又搞丢了!”


“姐姐,她刚才出门了,可能是去取别的东西了。”


“丢了就丢了吧,你这孩子,早就告诉你少买些没用的首饰,那些还不够你戴么?”


“别的东西可以丢,但这一件我无论如何都要留下!”友子又把地上摆的七八个箱子倒过来翻了个遍,胡乱地抹着不知到什么时候滑下来的眼泪。



“这孩子真是任性,”阳台里的母亲为此刻不知为何哭的如此伤心的女儿又感慨起来。





秋日里风总是凉爽的,抚弄着树叶沙沙作响,心情似乎也变得很好。


平静的生活偶尔会被一些惊喜打破,就像刚才表演老师说的“tomokou,下场千太郎纏しぐれ ,你被选做北いず的替役,所以你要和平みち搭档的,要好好准备哦。”


“啊!”原本呆坐在稽古教室地上,想着今天工作完了,就去取妈妈寄来的名古屋特产的友子瞬间觉得自己好像被人从头顶浇了一盆凉水。


“tomokou?你不愿意么?”老师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而友子却觉得被老师注视着更加紧张了。


“啊,没……没有啊,对不起老师,我会好好努力的!”友子连忙笑着摆手。


“那就好,我已经和平みち说过了,你要好好向前辈学习。”


呆呆地目送着老师出了教室,友子觉得自己三魂七魄都要散掉了,虽然初舞台就替役歌姬,但要做二番手平みち的相手役,这是万万没想到的,平みち可是马上就要成为Top桑的人啊,而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研一生,越想越紧张……

友子瘫坐在地上感觉腿都有点软,片刻,看着墙上的挂钟,忽然想到了什么,猛的站起来把桌上的道具都刮倒了,也顾不得捡一溜烟跑回去。



走进宿舍楼道远远的听见讲话的声音,友子一阵风儿似的跑了进去,看见屋里真琴翼和一路万辉正在聊天,笑的前仰后合的,忽然自己满脸通红的跑进来。

“诶,你组子找你?”马米一脸错愕的问一路万辉。结果被室友一巴掌拍到背上。还顺带点了点头。




“tomo酱你怎么了?脸这么红?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我……”友子一时语塞,毫无头绪的冲进来竟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见她这般,一路万辉和真琴翼面面相觑,都一副不知怎么回事的样子。



“我……我是……来找一路桑的……”



“哦,要不?我出去转转?”马米指着门口。


一路万辉也不回答,站起来就推了一把室友,马米回头看了一眼她的好同寝,气鼓鼓的走了。



“哎你别站着啊,坐吧tomo酱,是不是你妈妈又给你寄特产了?”

一路万辉过去一把把友子拉到椅子上坐下,还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嗯!”友子连忙点头,又摇头,“我……今天老师和我说,让我下一场替役和平みち前辈搭档。”


“可是……”想到高不可攀如同云端上的次期Top,友子不由得垂头丧气起来。


“可是,你怕会做不好这场的演出?”



“对,虽然这样很懦弱,但是我真的很紧张,一路桑你知道吗?那天刚来雪组的时候,和麻实桑握手,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友子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


“没关系的,研一的时候都是这样,我刚来雪组的时候,还是很怕麻实桑呢。”


“诶,一路桑你……”友子很诧异抬起头看着靠在沙发扶手上的那个人。



“可是,你不是和我讲最喜欢麻实前辈的么?为了见她才考的宝塚。”


“但是……她还是不可触及的前辈啊,而且雪组的气氛又很阴郁,一点也不活泼呢。”


“如果我做的不好的话,一定会很丢脸的。”焦虑不安又涌上心头,友子不禁掩面而泣。


“tomo酱,你别哭啊,”“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欺负你了呢。”一路万辉见她哭的这样伤心,立时手足无措的的,急忙抓了纸给友子擦眼泪。


“对不起,失礼了!”友子吸着鼻子脸憋的更红了。



“不过我相信tomo酱你如果一如既往地做的话,绝对没问题的,因为麻实和平みち两位前辈都会接受你的,所以你就放心吧!”看友子这样紧张,一路万辉似乎也触动情肠一般,心头酸酸的。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温言温语地安慰。


“你怎么知道啊~”友子噗嗤一声笑了。


“因为……因为……”一路万辉说不上来急的抓耳挠腮“因为你是首席入团啊,而且tomo酱是个很努力好学又懂事的孩子呢。”




“我就比你小两个星期!你不要叫我小孩子啊!”


“对了,你妈妈给你寄特产了?”


“能给我看看么?”



“好啊,那一路桑你等我一下吧。”

友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又蹦又跳的跑走了。


留下孤零零的一路万辉见友子这么难过,想到自己刚来雪组也是这样如履薄冰的第一次公演,这次反倒换自己心情不好了,妈妈也有几天没打电话过来,听到友子的妈妈又寄家乡特产给她,泪水也拆落两行掉在沙发上。





友子蹦蹦跳跳的跑回来看见一路万辉呆坐着啪嗒啪嗒的掉眼泪。站在门口愣住了,略想了想,还是没有拆穿她。走到她面前,侧着腰捧着一盒子东西甜甜的对着她笑,再也没有刚才哭泣过的痕迹。


“一路桑你看,我妈妈给我寄青蛙包子了。”

“送给你~谢谢你给我的勇气!”




“啊?,没事的。”一路万辉听见这种话,觉得心里被人戳了一下,好久没有人和我说过这种话了呢。本来因哭泣就发烫的脸此刻更烫了。但是看到那张天真烂漫的脸和傻呼呼的笑容,赶紧把眼泪憋回去,接过那盒包子,咳嗽了几声掩饰过去。



“对了,一路桑你是不是感冒了?等一下放了课,我陪你去看医生吧,友子歪着脑袋摸了下一路万辉的额头。


“哎呀,好烫,一路桑你真的感冒了!”


“我就说刚才声音都变了!”友子拉着她的手就要拽她起来。



“啊,不用了……”“tomo酱我想去厕所!”一路万辉觉得自己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心酸还是别扭,匆匆跑了出去。


靠在墙上长舒了一口气。





“tomokou,你的东西找到了吗?”母亲在客厅里喊。


“没有!好像不见了!”


“tomokou,你的箱子。”姐姐把另一个大箱子搬进了友子的卧室。


友子迫不及待的打开翻找,在一个大盒子里终于翻到了首饰盒,颤抖着双手心里念念有词的说,拜托拜托,千万别丢。

这时姐姐进屋看她摆了一地的东西,二话不说就从她手里拿过那个蓝色的小首饰盒想帮她归置。


“欸,tomokou,你什么时候背着我们信仰基督教了?”姐姐手里拿着一条十字架项链,明晃晃的闪着光芒。



“我……我没有!”


不过……怎么有点眼熟啊?”


“这个不就是你经常戴的那条么?”



“姐姐你给我!”友子一把夺过来装进了盒子里,放在胸口闭着眼睛心想:终于找到了……


打开盒子,银色的光芒好像折射回了12年前那个夜晚,一双紧张到冰凉的手给她戴上它的那个夜晚……









































































































































恭喜我锤🎊🎊🎊

六斤六两,母女平安👧🏻👶

【一路真辉&紫とも】十年 02

第一章 (2)


嗨,同乡~








        天色渐亮,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进了桌上的玻璃药瓶,星星点点的闪着微光,躺在床上的一路真辉略微听见厨房里妈妈做早餐的声音。


起身走到写字台前,一瓶碘酒和一包医用纱布,拿起来往抽屉里放,一张纸条像一片蝴蝶忽闪着翅膀飞落在地上,拣起来上面只有三行字:






一路桑,昨天买多了碘酒和纱布,就留给你用吧,小心不要受伤哦,虽然我想你一定用的到。








对啊,昨天因为录完节目出侍的时候和tomo开玩笑,不小心把她从楼梯上推下去了,虽然只有几级台阶,不过还是擦伤了腿。睡的太沉以至于才想起来。




厨房里妈妈喊着izumi,一路真辉啪嗒一下把桌上的相框扣上,急忙把纱布和碘酒塞进抽屉,揉了一下眼睛感觉又肿肿的,吸了吸有点酸的鼻子应声出去。








1984年




这次新来雪组的70期生也按照规矩要和上级生行礼,大概因为是娘役的关系,灯奈美和紫とも显得更加紧张了,在和top桑麻实行礼的时候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安放才好,一排又一排组子们见下来,落在这群稽古场只能蹲在地上的68期生和69期生这里,一路万辉,69期的高岭和大她们几期的杜けあき一起等下级生过来。




不多时,几个新来的娘役就跪在地上说着请多指教,轻轻的握一下上级生的手,然后头也不敢抬的小娘役们匆匆走过,算是规距流程走完了。




“刚刚那位,手好软呐~”入学前一同补习声乐的高岭ふぶき戳了戳一路万辉的背,捂着嘴笑。


“yuki酱果然会这么说哈哈哈”前辈杜けあき重重拍了一下高岭的肩膀,就跑去吃饭了。




一路万辉抓了一下刘海儿,伸开手掌,回想起刚才那个冰凉颤抖而柔软的小手,“我就说雪组很吓人吧,我刚来的时候也吓得手脚冰凉呢,可怜的小tomo酱……”




“哎,我的手怎么就肉这么多呢?”正在琢磨的时候,一只胳膊围上了她的脖子“看什么呢?走走走吃饭去!”








剧团的日子还是那样三点一线,每天奔波于堇花宿舍—稽古场—大剧场,


因为要准备9月公演的千太郎纏しぐれ ,所以组子们又忙碌起来了,而19岁的一路万辉也要在这部剧的新人公演中扮演卵之吉这个角色,所以就蒙头在宿舍里背台词。




背台词走来走去坐立不安正在抓狂的时候,有人敲门,一路万辉烦躁的朝门口大喊:“马米桑,门没锁,你是不又没带钥匙!”




门开了一条缝,从里面探出一双大大的眼睛,双手抱着剧本。


“一路桑……你有……时间吗?”


“能和我对一下戏吗?”友子手指不由得绞在一起,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啊……是你啊,”“我……那个……我以为是马米回来了……”一路万辉连忙把对床马米昨晚吃的摊了一茶几的零食袋子丢进垃圾袋,还拉展了皱皱巴巴的沙发布,“你先坐着吧,我给你倒水。”




“今天马米桑不在么?”


“她去打工了吧。”


“对了,一路桑你也是名古屋人吧?”


“我听遥子前辈讲的。”


“是的,你刚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讲话声音好大啊!”




“有么?不过一路桑看起来很稳重呢。”




“台词你都背熟了吗?”




“大概吧,所以想找一路桑对一下台词呢。”




“那从哪开始呢?”




“就……从走银桥开始吧。”








一路真辉披了件衣服在身上,妈妈和妹妹都坐在餐桌前吃早餐了,拉开椅子坐下听着母亲有一句没一句的叮嘱。


“izumi,你去维也纳是什么时候?”


“下下个星期。”


“这次去也要把自己照顾好啊。”


“昨天回来好晚,你哪里受伤了么?”


“没有啊,是昨天录节目一起的tomo酱受伤了。”




“那孩子……也没去相亲么?”




“我……我不知道。”听及此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不知是怕母亲再劝她见一些古怪的男人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一路真辉张大嘴咬了一口面包,口齿不清的糊弄了过去。






这次去维也纳不知道是什么经历呢,自从初演伊丽莎白之后,似乎每次去维也纳这座城市,都弥漫着SISI的气息。在宝塚的记忆,也随着维也纳的邀请,变得清晰了……








“老实说,我走银桥并不在行。”




“你初舞台就唱歌姬位已经很棒了呢!”




“诶呀,一路桑你这么说真是……”




“千太郎纏しぐれ 是和物剧的关系,头上戴很多假发包和饰品,所以才刚初舞台你一定要小心脚下的。”




“好的,我明白了。”友子也乖巧的频频点头。




“tomo酱,你拉着我的手。”一路万辉放下手中的剧本,忽然伸出手对友子微笑


傍晚的霞光刚好斜照在擦的几近于无的玻璃上,穿过着窗外的堇花树枝叶的天光恰好洒落在对面少年的发间。


多年以后,再回忆起那天,友子依然觉得,再没有比那个黄昏更好的晚霞了。























【一路真辉&紫とも】十年



                 第一章 (1)嗨,同乡~

            


1998年 春天




结束了《国王与我》音乐剧的宣传,也踏出了ichiro以女演员身份出演音乐剧的重要的一步,从前在宝塚的生涯,她是公认的优等生,比任何人都像正统的男役,接演《国王与我》当中的安娜夫人,是件又驾轻就熟又陌生的事情,也许是因为有很多出演女役的机会,从16年前入团,断断续续扮演了很多次女主角,从黄金之翼的克拉丽切到Top时期的赫思嘉,都是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




这次行程满满的宣传还紧挨着维也纳的《伊丽莎白》的演出,都让人回想起了在宝塚的15年青春岁月和很多很多一起成长过的人。




不过今天的一路真辉格外不开心,因为好巧不巧的在《国王与我》的宣传节目里见到了掌握一手黑料的宝塚时期的相手紫とも,不出所料,今天又是打架的一天,tomo也照旧一针见血的指出来自己唱歌拖拍子的事,所以几年不见的两个人此刻正在医院里等护士来包扎伤口。


从一见面到节目结束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气氛却忽然安静了。




沉默良久……




“一路桑,我们……今天又来医院了啊”


“哦,我好像,经常……来医院呢。”




“你又在胡说什么呢?”




“tomo酱,对……对不起,我们这么久没见面了,还不小心把你的腿擦破皮了。”


一路真辉捂着脸满心内疚的盯着她的伤口,长叹了一口气。




“没事啊,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就这样,过几天就会好了!”


友子还是不在意的样子大大咧咧的笑着。


“什么叫你知道我就这样?”


“那你还笑我拖拍子?!”一路真辉听她这样说声音立时提高了,气鼓鼓的瞪了她一眼。




“我有说错吗?我19岁刚认识你没多久你就打我!”剪了短发的友子好像也没有以前温柔了,猛的站起来外套和包包掉了一地。拣也不拣就忍着痛一瘸一拐地走进了诊室。 




“tomo酱!你等我一下行不行?”一路真辉赶紧捡起东西揉作一团抱着跑过去。




你等我一下,行不行——




闹钟忽然响起,一路真辉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原来是做梦啊……”然后又重重的摔进柔软的床里。




不过,那句话好像很耳熟,好像真的说过呢——








1984年 2月




一路万辉和其他雪组的组子们正在挤在一起看香盘的角色分配,3月雪组就要再演风共了,所以这些天一直在稽古。


到了舞台稽古这天,新入团的70期生也要一起排练,一路万辉也不例外,和小伙伴们推推搡搡的去看新来的学妹们。


念名字的时候万辉和一堆雪组的小男役都挤在幕布外面巴巴儿的张望,化了妆的70期生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无聊的流程使得连轴转的孩子们都有些困乏。


打起了哈欠,忽然被一声响亮的答到声吓了一跳,一边的组子有的说:“我瞬间清醒了!”“这孩子嗓门好大呢”


“她叫什么来的?”


“叫……叫……紫とも?”


“是么?我们组不是已经有一个とも酱了么哈哈哈。”




“哎哟,你笨呐,一个大tomo酱


一个是小tomo酱啊”


“况且,还不知道会不会来雪组呢……”


同样被吓了一跳的万辉心里想:来哪里也别来雪组,雪组好可怕😱还是月组又年轻又有活力……








忙碌的公演很快结束了,这天组长宣布新入团的70期生的配属,念到名字的生徒要上前行礼。




“灯奈美”


“大家好,我是灯奈美,来自埼玉县浦和市”




“紫とも”




“大家早上好!我是紫とも,家乡是名古屋。”




组子们有的开始窃窃私语:“这个tomo酱不就是替役北原遥子的歌姬么?”


“初舞台就歌姬位哎~”


“她是70期首席呢”


“不过她笑起来好傻哈哈”


“哎,一路桑,她是你同乡!”




刚被洪亮的声音吓得拍胸口的一路万辉才回过神。“哦,同乡……诶?同乡么?太好了,我终于有同乡了呢!”

























爱酱退役了😭😭😭

我88line没有女孩子了

龙哥和继科请继续爱着乒乓球

女孩子们也要幸福啊🙈

2018

2017

少女情怀总是诗

生日快乐🎂🍭🍦